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卡洛斯姐妹的日常 > 巴黎事件 第四十二章 塞纳美食节(四)

巴黎事件 第四十二章 塞纳美食节(四)

小说:卡洛斯姐妹的日常作者:玉藻川字数:3730更新时间 : 2020-09-16 17:50:43
最新网址:www.wrlwx.com
    贝拉在克里斯托弗警官耳边悄声说了几句后,便回到艾琳娜旁边坐了下来。

    随后,克里斯托弗警官手下仔细检查韦斯利先生的手杖。

    很快,便在把手里面发现了残留着河豚血的小瓶子。

    在证据面前,韦斯利先生供认不讳。他是为了侵吞吉布森先生的产业,才下此毒手的。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

    姑且把问题维持在了可控的范围内,美食节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商家也得已恢复了名声。

    离开这家店铺后,走在塞纳河边,艾琳娜还是抑制不住的心里的疑问。

    「你是怎么发现的?」艾琳娜不解地问。

    「刚刚你有没有仔细观察,死者桌子上的情况?」贝拉问道。

    「桌子上面吗?」艾琳娜仔细地回忆了一下,「什么意思?」

    「你有没有注意到,吉布森先生是个左撇子?」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

    艾琳娜想起死者面前的桌子上,刀叉的位置是相反的。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艾琳娜还是不明白。

    「吉布森先生的红酒是放在哪里的?」贝拉问道。

    「当然是……啊,对哦,也是放在左手边的。」艾琳娜似乎有些懂了,「韦斯利先生正好坐在他的左手边对吧?」

    「没错。」贝拉点了点头。

    「可是,就算是那样,如果韦斯利先生往他的杯子里面放东西,总会引起他的注意吧?」

    「的确,站在吉布森先生的角度,假如韦斯利先生对他酒杯做什么,肯定会被发现。但是,如果韦斯利先生下毒的并不是吉布森先生的酒杯,而是他自己的呢?」

    「他自己的?」艾琳娜再次表示不解。

    「你想想,当时三个人都在吃饭。每个人面前都是自己的餐具和食物,倘若韦斯利先生在饮酒的时候,偷偷在杯子中动了手脚,另外两人也不会注意的吧?」

    每个人喝酒都有不同的习惯,就算韦斯利先生做了什么,其他人也不会关心。

    「可是,那毒药又为什么会跑到吉布森先生的杯子里呢?」艾琳娜问道。

    「因为吉布森先生拿错了杯子呀。」贝拉回答道,「确切地说,是韦斯利先生悄无声息地进行了调换,让吉布森先生不知不觉间拿错了。」

    「哎——?」艾琳娜惊诧不已。

    「你再想想,吉布森先生的杯子是放在左手边对吧?而韦斯利先生也坐在左侧,杯子是放在自己的右手边,也就是吉布森先生杯子的旁边。只要稍微使用一点技巧,比如突然提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同时动作自然地拿起其中一杯。」

    之后再用敬酒之类的方式让另外两人也端起杯子,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偷梁换柱了。

    「原来如此。」艾琳娜总算是明白了。

    因为两杯酒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只要稍微控制一下杯中剩余的量,就很难被发现。而且,河豚血的颜色混杂在红酒之中,也几乎看不出什么变化。他们吃的又是牛排,味道还比较重,所以对鱼腥味也没有那么敏感了。

    「可是,你又是怎么知道,那根手杖有问题的呢?」艾琳娜接着问道。

    「其实,这就是猜测了。」贝拉回答道,「还记得,之前有人曾不小心把韦斯利先生的手杖碰倒在地的吗?」

    「嗯,当时他还发了很大的火。」艾琳娜回忆道。

    「自从案件发生后,他就一直紧握着那根手杖不放,只在警官闻讯需要签字的时候,才把它靠在了身旁的桌子上。看手杖的质量,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损坏才对,可是,他却发了那么大的火,实在有些不自然。可以看出,那东西对它来说非常重要,不仅仅是个辅助器具。因为他当时的情绪,并不是珍惜,而是看起来十分紧张的那种。」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够断定手杖就有一定问题吧?」

    「你还记得,我们在维也纳的时候,阿马德乌斯先生曾经说过,空心物体和实心物体,在振动的时候所发出的声音音调是不同的吗?」

    「嗯,记得,当时他就通过声音,判断出了一辆马车所载的货物量。」

    当时还帮助霍尔德先生破获了一起案件。

    「那根手杖倒地时的声响音调有些高,说明它里面是空心的。而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便会注意道,在把手附近还要一丝残留的血迹。所以我就猜测,里面可能藏了什么东西。」

    「没想到,这么细节的地方你都注意到了。」

    「这倒没什么,只要稍微留心一点,就会发现,破绽还有还多。例如,旅居各地的游商,都会把值钱的东西带在身上,所以斯坦贝克先生的行为是很正常的,而相反地,韦斯利就有点奇怪了,既没有带什么值钱的东西,又没有货物,还很紧张他那根手杖。而他自己虽然回答没什么急事儿,却在店里等候的时候,不止一次地掏出怀里的怀表,说明他很在意时间。因为拖得越久,暴露的风险也就越大。」

    「好了好了,我明白啦,你肯定觉得,这次又是很简单的事情吧?」艾琳娜想起了贝拉的那句口头禅。

    「那可不是哦。」贝拉说道,「要是没有遇到巴斯德先生,我还真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鱼浑身是毒,连血都可以毒死人。」

    而且,这种鱼居然还有人去吃它?

    「巴斯德先生的确很渊博,好像知道许多非常专业的知识。」艾琳娜也称赞道。

    上次在文森庄的时候,也是巴斯德先生的帮忙,才解开了血液没有凝固的原理。

    「玛丽姐姐,你怎么了呀?」安娜正和玛丽一起分享一包马卡龙,却看到玛丽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好吃吗?」

    「啊,不,很好吃。」玛丽似乎刚刚走神了。

    也许是贝拉和艾琳娜提起了维也纳,让她想起了家乡。

    又或者,想起了故人。

    就在几人刚刚跨过石桥,回到塞纳河南岸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来到她们面前。

    「王后殿下,还请您回宫。」男子鞠了一躬。

    「看来,没办法继续陪你们玩了呢。」玛丽遗憾地说道,「我得先回去了。」

    她依依不舍地向贝拉三人道别,然后离开了。

    「看来,她在凡尔赛宫过得并不快乐啊。」艾琳娜感概道,「是不是,我们刚刚提起阿马德乌斯先生,让她有些感伤?」

    「也许,他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了。」贝拉说道,「住在宫墙之内,恐怕身不由己。」

    「听说,考尼茨亲王好像来巴黎了。」艾琳娜说道,「奥地利是不是要向普鲁士开战了?」

    「特蕾莎女皇和她那位表哥的矛盾那么深吗?」贝拉对政治方面的东西不是很清楚。

    明明欧洲的几个王室之间,都或多或少有些血缘关系,却整天相互争斗不休。

    「其实,我也是最近在沙龙听孔多塞侯爵他们讲的。」艾琳娜说道,「毕竟,当年特蕾莎女皇即位的时候,可是腓特烈二世率先挑起的战争。而在七年战争期间,奥地利又吃了那么多亏。这次既然法兰西结盟了,女皇肯定要一雪前耻的吧?」

    在七年战争的后期,由于俄国的临阵倒戈,最终让奥地利和法国都承受了不小的损失。

    如果想要夺回西里西亚地区,特蕾莎女皇就必须联合更加强大的盟友,取得更多的战争资源。

    「一旦察觉到自己这个表妹的威胁,腓特烈肯定会先发制人。」艾琳接着娜说道,「这是阿鲁埃先生的判断。」

    「话说,阿鲁埃先生以前是不是受邀在柏林担任过宫廷的文学侍从?」

    「对啊,所以他才会对这位普鲁士国王那么了解。」

    「这样啊……」

    「而且,他还推测,战争的导火索,很有可能是围绕巴伐利亚地区展开。」

    「哎?这又是为什么呢?」

    「根据阿鲁埃先生的分析,目前巴伐利亚的王室维特尔斯巴赫家族没有继承人,那么,作为祖上有关联的鲁道夫一世的后人,哈布斯堡家族肯定会参与王位的争夺。而腓特烈二世非常害怕奥地利会再次称霸德意志地区,所以肯定会率先发动战争。」

    虽然是阿鲁埃先生的观点,但艾琳娜说得振振有词,就好像是自己已经看到了事情的结果一样。

    说话间,她们又来到了爱尔莎和克雷斯先生的摊位。

    两人正在忙着招揽顾客,看起来生意异常火爆。

    「你说,爱尔莎知不知道克雷斯先生的身份呢?」艾琳娜问道。

    「嗯……我觉得,既然克雷斯先生本身的手艺这么好,不论有没有和帕特里克先生的这层关系,爱尔莎都会聘用他的吧?」贝拉回答道,「或者说,正是凭借着和克雷斯先生相当的手艺,帕特里克先生才能够成为宫廷掌厨的吧?」

    「不是啦,我指不是这个。」

    「哎?那是什么?」

    「我是说啊,爱尔莎知不知道,克雷斯先生就是当年她在树林里面遇到的那个小男孩儿呢?」

    「原来你还在在意这个啊。」贝拉表示无语地摇了摇头,「真是有够无聊的。」

    「哪有!」艾琳娜不服气地说,「难道你就不好奇吗?」

    「不好奇。」贝拉坚定地回答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rlwx.com。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rlwx.com